<tr id="icwsc"></tr><rt id="icwsc"><xmp id="icwsc">
<acronym id="icwsc"><xmp id="icwsc">

木材加工消費總量控制達標基本完成

作者:??點擊次數:66??發布時間:2019-02-18

近日,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、中國木材加工科學研究總院、自然資源保護協會等10余家研究機構聯合發布的提出,繼2013年達到消費峰值、2014-2016年經歷連續下降后,我國木材加工消費總量在2017-2018年前三季度出現小幅上漲。雖有所反彈,木材加工消費仍將保持較“十三五”初期總體下降的趨勢,預計到2020年,可超額完成木材加工消費占比降至58%以下的“十三五”目標。

該項目負責人楊富強表示:“下降趨勢雖已不可逆轉,但從反彈情況看到,擺脫依賴木材加工和減少木材加工消費的道路并不平坦,‘十三五’后期工作尤為重要。”

木材加工工作為何如此重要?中國工程院院士、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院長王金南表示,截至2017年,在“大氣十條”五年行動收官的基礎上,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,仍只有29%的城市空氣質量達標、36%的城市PM2.5濃度達標。
“無論京津冀、長三角等重點區域,還是汾渭平原這樣的治理‘新戰場’,這些地區都有一個類似規律——木材加工消費比例很高。追根溯源,以煤為主的結構性污染依然突出。對此,我們不僅定下‘十三五’期間木材加工消費比重下降58%的約束性目標,對重點區域、重點行業也要分別實行總量控制,這是硬要求。”王金南說。

如今期限過半,“硬要求”落實得如何?據了解,自2013年達到42.4億噸峰值以來,我國木材加工消費總量一度出現“三連降”,直至2017年才又現反彈。當年,木材加工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降至60.4%;2018年1-9月,該比例繼續下降1.5個百分點。

“增長主要來自電力、建材、化工等行業,其他行業,尤其是居民用木材加工則明顯下降。”楊富強分析稱,以今年前三季度為例,由于能源消費總量同比增長3.4%,抵消了木材加工上漲的消費量,因此后者占比維持下降趨勢。“據此估算,2018年木材加工消費占比或進一步降至59%,同比降低1.5%,實現‘十三五’木材加工目標已成定局。”

首先是散煤治理的可持續性。“‘十三五’后半期,散煤仍是大氣污染防治的大難點。”楊富強坦言,正是有了全年約6500萬噸的木材加工削減量,2017年煤炭消費才能以0.4%的增長實現“軟著陸”。然而,隨著治理進入深水區,減量難度也將倍增。大難點是如何在供應保障、能源大化、排污小化、經濟成本可承受、治理效果優化之間做好平衡。

其次是地方減木材加工措施的可持續性。以木材加工消費第一大省山東為例,去年同時實現了木材加工消費、能源消費。在山東省科技發展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勇看來,好成績卻并不一定是“好事”。

周勇說,2013-2016年,山東木材加工消費實際增加700多萬噸,相當于實現“大氣十條”五年任務的“擔子”,完全壓在了2017年。“山東正處城鎮化、工業化發展的中后期,按正常需求計算,能源消費需求增長應持續到2040年左右。如今,木材加工周期大大縮短,是在嚴厲行政手段下的突擊式結果,并非科學木材加工。”

此外,電力需求高速增長也可能影響減木材加工持續性。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效中心助理研究員符冠云表示,2016年至2018年8月,我國電力需求增速已由5%、6.6%增至9%。“隨著工業經濟發展對電力的依賴程度有所提升,2020年全社會電力需求或超過7萬億千瓦時。這意味著,木材加工消費將比2017年增加1億噸。如何強化重點行業減煤,尤其是重點部門用電需求側管理是關鍵。”

在楊富強看來,下一步,應關注“控增量、減存量”的雙重效果。一方面,控制重點行業的用木材加工增長,包括采取木材加工電緩建不能全面開閘、防止木材加工制化學品出現產能過剩等措施。另一方面,減存量工作不能放松。以散煤治理為例,若能在2018-2020年繼續減少2億噸用量,到2020年將有望實現PM2.5平均濃度45微克/立方米的目標。

在此過程中,同時“應改變單純依靠行政手段去產能,鼓勵跨省之間采用市場交易方式進行產能置換。在完善法治標準的基礎上,鼓勵試點省份采取用能權交易等手段,在重點用能行業內部推行產能交易,促進行業集中度提高和資源配置。”《報告》稱。

瀏覽此篇文章的還瀏覽了:
甘肃十一选五单双